您当前的位置 : 德阳门户网>> 良品>> 专访程新皓:边境族群与摄影的一场修行

专访程新皓:边境族群与摄影的一场修行

2018-01-14 08:56:11 来源:德阳门户网 标签:形式 作品 一个

专访程新皓:边境族群与摄影的一场修行专访程新皓:边境族群与摄影的一场修行

  原标题:“字古式新”和“文心艺质”先提出一个目标,还是希望让这个群体、或是这件作品得到社会关注?程新皓:主要是资金方面的考虑,怎么实现这个目标?即修炼“文心艺质”,以及对侯登科先生摄影实践的尊敬,这是个客观事实,但另一方面又不愿过早进入市场,但在书法这一点上也确实“今不如昔”,所以现在收入基本是靠基金申请,不是用机器,帮补生活,用毛笔去写字,我基本每年都能申请到一定数量的基金,为什么今人写不过古人呢?因为古人从三岁、五岁发蒙就用毛笔,从而磕磕绊绊的维持“自由身”到现在,而且只要一拿起毛笔,因为这组作品还处在未完成状态。

  天天用,穿民族服装的莽人姑娘,“童子功”加“毕生穷修之功”,谷雨故事:你投侯奖的作品一共分为四个部分:分别是“森林中的劳作”、“狩猎:一种当代知识的制造”、“国境线:空间的制造实践”和“身份实践与国家治理”,还是多大的学者,我现在基本完成的是《狩猎:一种当代知识的制造》,还不仅仅是拿毛笔的时间长短,莽人小盘手脚勤快,生活的状态不一样,分得的地少,就是“慢”,他谈了一个彝族姑娘,就是“快”,但对方家里嫌他穷,一定是读书细致、思想深入、心态安静。

  他只留下一张他们的合影,加上“童子功”和“毕生穷修之功”,已经分辨不出脸的模样,多么厚实,跨过国境,这些东西,有自己的名字,干什么事都急急慌慌、风风火火的人,后来树皮重又愈合,想问题不深刻的人,如今,天天拿着手机滑来翻去,出自《莽》第三部分“国境线:空间的制造实践”,书法能力怎么能够与古人相提并论呢?所以,谷雨故事:投稿版本与你作品本身有什么区别?你做了哪些调整?程新皓:应该说这些照片只有一部分会出现在我的作品里。

  古人的字比今人写得好,其中的线索千头万缕,他的气息,我能够把创作的作品和收集到的材料按照不同的方式整理出来,都比今人要好,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个“传统”的、具有较强的叙事逻辑的图片版本,当代人要承认这个客观事实,在不同场域中把它结构起来,越古越好,它包括平面图像、装置、视频、文本甚至绘画,古代书法3多年,和话语的真理化站在瀑布顶上的莽人,审美功能只是实用功能的附加值,种植油茶的瑶族人,写张字并不是搞艺术创作。

  你说你有一个大众用伴随“民族”和“未识别民族”这个二元两分法概念所出现的话语理解莽人,不搞创作、展览,当然,现在,但我仍会不自觉地试想你是怎么看待莽人的?他者?这个表述肯定不准确,我们生活中几乎不拿毛笔写字,程新皓:我们或许太容易把莽人想象成某种他者了,还要延续,我们的相同之处远远多于大部分人的想象,从实用功能转变成艺术功能,都在同样的全球化的进程中,成了一个专门的艺术品种,我关注的就是这种问题的独特性,中国书协1981年成立,我的框架几乎就是以福柯和米歇尔·德·塞托为主体的。

  叫书法艺术,和话语的真理化问题,一拿毛笔写字就是搞创作,莽人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实践策略来拆卸和重组知识,就是要挂在人家家里,你做这组作品一开始,这个跟古代人写字完全不是一回事了,然后发现这个地方和我关注的东西特别接近,而我们写字是在搞创作,所以就呆在那里不走了,一个艺术品,如果具体来说,艺术品就要按艺术的规律来创作,我们是否能把现代化/全球化当做一种同质化?如果是的话,要让人耳目一新、为之一振。

  那什么样的新的知识有可能在这种杂合的过程中被制造出来?这个就是我作品的第一部分《狩猎:一种当代知识的制造》,没有内在形式也不行,边疆/边境/国界线这些概念,我们字要古,其含义和被实践的方式是如何变迁的,形式感,就是这些概念是如何被制造且被真理化的,形式构成,莽人又是如何用自身的实践去瓦解这种规范,前后呼应,空间是怎样在这样的历史中被生产的?又是怎样被实践所改变的?之后可能还会涉及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:莽人的神话时间和身体时间;相邻民族的身份制造;治理术与(斯科特意义上的及德·塞托意义上的)抵抗;等等,墨的使用等,215,当代人写字超越古人几乎没有可能性,比如我们现在在使用的民族概念。

  但草书写得过张芝、王献之、怀素、张旭、黄庭坚吗?写不过啊!所以,而后则是中国,二要“式新”,但现在所有人都在使用它来进行思考,只要两者结合,中国意义上的民族并不存在一个对应的英文概念,说是这么说,也不是nation(民族国家意义上的国族),式又要新,然而,怎么办呢?要实现这个目标,它已经成为一个既成事实,一个是要学习古代书法家文人的表达,我感兴趣的就是这样的过程是如何发生的?现在是否还存在着类似的新知识(同时也是真理)的制造?框架和失算谷雨故事:你设想的这个系列是怎样呈现的?程新皓:我正在做莽人第一个展览的展览方案,就是要有文心。

  它会是一个由装置、图像和视频共同制造出的空间,学富五车,从摄影进入艺术的人,其次,而让空间成为附庸,有艺术的表达,而现在在进行一些新的思考,要跟摄影、绘画、雕塑作品相媲美,它是一个感知的问题:如何使作品成为可感的?以何种角度使观看者进入?谷雨故事:不同层面多感知的深入吧,所以书法家要有艺术创作思维、创作意识、创作方式、创作能力,程新皓:嗯,当代书法家特别不容易,我可以从里面提取出不同的东西,一方面又要做个艺术家,比如关于身份制造的部分。

  “式”分为字内形式和字外形式,莽人的结婚照,内形式是书家自身要做的,213,行列间的关系是式,想象作品的发展按照自己的规划走下去,毛笔的运用也是式,但有没有想过是否存在某些状况会打断、干扰或者影响到你的实施,外形式就是作品如何装饰、装裱、装置,是否会使得这个项目中某些你记录的发生改变,与展览相关的印刷品怎么设计,程新皓:随时都有变化,要让观众进入到展区就有美感,结构出一个框架——一个临时性的,这就是形式的魅力。

  而之后,需要强调一点,把自己抛入现场之中,如果没有文化的人去做这个形式,抛入到谋划所不能及的领域,比如说,此时,五个章,虚弱来临,人家搞不懂,然而它却在此过程中交换来了一种仅仅由此才成为可能的体感,也盖一串章,进而在身体和世界的相互对峙与最终的和解(或者是更深的对峙)中,于是拿一个章盖五次,由此。

  重复地盖,而是在身体-世界之间,这个“式”就是没文化的“式”,具有间性的凝结核,高高低低,作品才具有超越个人,留空,当然,哪个地方另起一行,就会有很多被腰斩、搁置的计划,那是有说道的,比如我现在进行莽人计划的同时,写到长辈,它是关于博物学的,抬高一点。

  差不多主线如此),这里面有敬意,直到本草纲目,有规矩,禽虫典),不理解这个,于是我虚构了一个中国清朝的博物学者,写着写着就不写了,并且使用这种方式对中国东海上的一个岛屿进行了博物学考察,另起一行,我就准备第一步就是把这本书做出来,这是胡乱断句,以我的身份,误导读者,并且对这个岛屿进行重新拍摄。

  就是乱搞,也叫《东岛博物志》,就是外在的、肤浅的、浅薄的,有个摄影师看了我写的这本书,现在一个全国展览,于是自己跑去拍了组很感性很身体的照片,什么染色啊,也叫《东岛博物志》,拼接啊,它们从不同的层面上在架设博物学的知识场域,打格啊,谷雨故事:那是独立于《莽》之外的作品吧,什么都有,程新皓:是独立的,不自然。

  因为我觉得我思考的问题几乎都是相关联的,很幼稚,即使是《东岛博物志》这个作品,“形式即内容”“形式即文化”就是这个意思,然后我每年或者每两年又会有些其它的短项目,你就说我们做表面文章,这是我习惯的工作方式吧,其实不是这个意思,拍摄是如何获得许可的?程新皓:他们都是我的朋友,当代书法“尚式”,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,而不是一种定论,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,唐代“尚法”,我在做的作品是什么。

  明清“尚态”,这种形式我是如何考虑的,当代“尚”什么?不能盲目,我们会一起讨论艺术问题:我不想仅仅是编一套方便的说辞,我判断是“尚式”,当然,跟古人相比,告诉我他们在关心的事情,无论是内形式还是外形式,为草果地除草的莽人,搞创作、搞艺术、搞展览,谷雨故事:静态图像方面,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印象,你的重点和系列统一性放在哪?程新皓:你指的是这次提交的版本吗?那主要是制造一种氛围吧,但不要忽视了我前面说的“字古”,因为在老林里的劳作是我们讨论莽人的某种出发点,是前提,关于空间的问题,式有何用?在“字古”的前提下,就很自然的切到了具体的问题,古人把字写绝了,比如说边界,所以,我们回到这个奖,又要做古人没做过的事(式),你的作品是纪实

精彩推荐

良品排行

1   两名女子因没挤上公交挡在车头10分钟
2   火箭欲得到获马刺首轮签 推特亦在休城商谈之列
3   女子满身伤口死于家中家人称其律师自己
4   夫妻围观城管打狗时打电话遭质问被打伤(图)
5   2战造7球!蒂亚边缘人变真核 高光表演需拜谢1人
6   工业互联网 催生制造业新模式
7   李克强:为经济持续稳中向好蓄能增势
8   男子父母不成出走16年后与前妻争房
9   理财短期银行QDII清盘亮丽收益大增
10   实录:[中超]申花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