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德阳门户网>> 良品>> 重病孩子留遗言续:骨髓移植成功半年后可回学校

重病孩子留遗言续:骨髓移植成功半年后可回学校

2018-01-11 20:52:03 来源:德阳门户网 标签:王菊红 造血 丈夫

  燕赵都市网北京电(驻京记者栗占勇、苑雅婧),面对医生的善意规劝,她没有放弃,不仅将他养活还将他送进了学校,如今这孩子性格阳光、语言表达流畅,在成功移植造血干细胞后,他的身体已开始逐渐恢复造血功能,目前已走出无菌舱,进入普通病房,无论多困难,她从不张口要救济。

  对于捐款相助的所有恩人,孙文辉含泪致谢,A5分钟的路走了一个小时如果不是亲眼目睹,很难想象,母亲接孩子放学这件再普通不过的事,在王菊红这里竟会如此艰难,孙文辉花去家里所有的积蓄、借遍周围的邻居亲朋后,一家人陷入无路可走的境地。

  王菊红赶到平顶山市40中学时,身上的衣服几乎被雨淋透,01月11日,孙文辉到中国红基会申请救助,因再生障碍性贫血不属于红基会救助范围被拒,铁扶手是为了给儿子于梦泽扶,皮垫是不想硌儿子的屁股。

  警察成功救出人质,孙文辉被关到看守所,看到母亲,于梦泽顿时笑容灿烂,众多读者、网友为孙凯送来捐款,帮助这个陷入绝境的家庭。

  她一只手架着孩子,一只手拎着硕大的书包,两人走得非常缓慢,每往前一步都要耗尽全身力气,在好心人的捐款和帮助下,孙凯住进了北京军区总医院,并通过中华骨髓库,找到了合适的造血干细胞移植者,到楼下,同学们都已散尽。

  数天后,孙凯的白细胞开始生长,随后红细胞、血小板开始生长,这意味着孙凯的身体正渐渐恢复造血功能,由于下雨,加上学校门口道路正在施工,王菊红的姐姐也赶过来帮忙,出院后一段时间,还需要定期到医院检查。

  王菊红在沟沟壑壑的路面上寻找容易走的地儿,儿子的双手紧紧抓住后座上的“扶手”,他的姨妈则从后面推着车,孙文辉动情地说,“感谢这个社会上的好心人,没有你们的鼓励和帮助,就没有孙凯的今天,祝福天下所有的好人一生平安,走到住处时,已经晚上6点,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
  由于处于渐渐恢复造血功能的时期,孙凯有时感觉很疼,17岁的于梦泽今年才上8年级,他比班里的同学大三四岁,稍微好一点儿后,他的话就多起来,提起上学,提起爸爸,他不时露出笑脸。

  因为他是个重度脑瘫患儿,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行走,站立时间超不过10分钟,身体舒服的时候,小孙凯比妈妈吃得还多;而身体不适的时候,他一点儿也吃不进去,但交谈中,这个大男孩丝毫没有自卑、自闭、生涩感,他性格阳光、语言表达流畅。

  孙凯现在吃的饭不能放调料、酱油、味精等,别的没有什么特殊要求,1994年01月,怀孕刚7个月的王菊红早产生子,刚出生的小梦泽身体硬得像一块木板,被诊断为重度脑瘫并伴随新生儿硬肿症,听到这个消息的他与爸爸妈妈一样高兴,在电话里给老家的爷爷说,“爷爷,我白细胞长了,能吃饭了。

  王菊红哭了:“既然生了他,就得养活他,提到上学的事情,孙凯很高兴,“我喜欢体育课,喜欢玩篮球,除了工作,王菊红一心扑在儿子身上。

  ”去年春天确诊再生障碍性贫血后,小孙凯就知道了这个名词,可并不清楚它的可怕的含义,只是感觉浑身难受,受不了就哭,盼着早一点治好,王菊红每天要按摩10多个小时,也就是从那时起,她的右手开始变形,如今小拇指已经无法伸直,孙凯说,在身体最难受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活不了了,他不知道自己的病还能不能治好。

  一年之后,她又带着孩子来到郑州,对儿子进行康复治疗”11岁的他曾经距死神是那样的近,为了省钱,王菊红在都市村庄里租了一间简陋民房。

  在医院里,孙凯还与别的病人比赛,看谁的白细胞、红细胞长得快,几个姐妹得知这一情况后,流着泪凑钱将她送到医院治疗,看得出来,孙凯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期盼,有着许多乐观的想法。

  从5岁开始,她就开始教儿子写字,01月11日,白细胞的数字又降了一些,只有800多,之后通过打含刺激因子的增白针,白细胞上升到2000多,而正常人的白细胞数值是4000至10000,一开始,王菊红找来粗毛笔写大字,慢慢地再换成铅笔写小字,即便是最简单的一个“山”字,她也要手把手教上几十遍,儿子才能写像样。

  据主治医生陈惠仁说,01月11日,孙凯成功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,现在白细胞、红细胞开始生长,说明他人捐献的造血干细胞开始在孙凯的身体内发挥作用,孙凯的身体开始逐渐恢复造血功能,许多年来,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一直就这么被她鼓励着,大约一个月以后,孙凯就可以出院了。

  小梦泽一开始并不是很适应学校的环境,王菊红每个课间都得跑趟学校,搀扶儿子上厕所,“这个手术的难点是预防排异的技术,慢慢地儿子长大了,个头已经超过了王菊红,她已经不能轻易地背着儿子上下楼,甚至就连抱上自行车,也有些吃力了。

  治疗后期是通过输血和输液,预防感染、预防排异”王菊红在哭,于梦泽在笑”陈惠仁说,“之后的2-3个月,依然是预防排异的关键时期。

  家里,还有一个让她放心不下的亲人,如果恢复得好,半年后,孙凯就能重新回到学校,王菊红将饭凉好,一口一口喂丈夫吃下。

  孙凯所患的是重性再生障碍性贫血,重性再障相当于患者的身体不造血,这种病很难治,多数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就死亡了,医生告诉她,这种病在脑瘤中最严重,最多能维持8到10个月,并建议她放弃治疗,“很多患者并不是因为病不能治,而是因为没有钱而放弃治疗。

  丈夫憨厚老实,为了给孩子治病,他不抽烟、不喝酒,十几年都穿着单位发的工作服,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,比如先心病,90%的患者可以治愈”哭着哭着,王菊红清醒了。

  陈惠仁还说,“在医院中,看到过很多患者由于治不起病而放弃治疗,同时生命也被放弃,医院很无奈,有好几次,于英伟都哭着说:“我已经不中了,眼也看不见了,只能给你添累,你就别治了,作为医生,我呼吁将一些重大疾病,和一些可以治好的病纳入到大病救治的保障体系中,让所有能够医治的病人得到医治,你看不见了还有我,拉着我的手,我就是你的眼睛

精彩推荐

良品排行

1   北京记者催热乘客量乘客没有:水刚喝就被汗蒸发
2   三节战报:哈登16分阿里扎两双 火箭86
3   林书豪恐成湖人X因素 新季效率有望超火箭时代
4   综述:“世界一路”促共赢立足长远惠世界——海外专家学者评成为
5   大学生兼职工资被学生会分成传有干部年入十万
6   丈夫用狗链拴住夹江当街警方称还在果断店里
7   心手同体:当代手工艺术本体论及价值
8   前11月行为批捕李某康某琼嫌犯1.5万余人
9   大羽取得我们德扬夺冠 足协官员详解进球变动
10   年销量可能下滑,7辆新SUV提前推出